個人簡歷


Hannes Helmke(生於 1967年)在接受了木雕教育之後,讀了四個學期的室內設計,因不再涉及古典雕塑。隨後,Helmke 進入「德國阿蘭努斯建築學院」就讀以成為一位藝術教師。然而,在那裡他又找回對雕塑的興趣,進而決定就讀研究所研讀自由藝術,並在 1998 年夏天完成學業。

自此之後,Helmke 在科隆生活並以自由雕塑家為居。他花了整個夏天待在北海施皮克島上,那裡每天有廣布的自然和自由、身處於開闊的鄉村中,是他最重要的動力以及靈感的來源。所有的設計都是在施皮克島上創作,然後回到科隆鍍上青銅。

主題


這一 Helmke 藝術主題正是他自我個體和在世界上的地位。這雕塑軀體表現出一種自我—自我存在和自我感知。至於基調的選擇,藝術家並不是在知性觀點上創作,而是選擇從感覺中創作雕塑。他一開始的藝術創作是偌大的腳和拉長的身體,直至後來問題才出現:為什麼是這樣的形體而不是其他的樣式? Helmke 起初的靈感是人們傍晚那拉長的身影。但衍生出的人形並不被視為神秘感的人影或靈魂,而是一種性格。

Helmke 人形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那雙腳,那雙腳提供了與土地緊密的連結,肩負了從腿、身體、心靈而來的重擔。個人如何在生命中站立?個人又如何在可測與不可測的時刻,在獨自、群體、亦或是大眾中、在這世界上表現自己?Helmke 表示:「凡站立者,都必面對」。 Helmke 認為腳和腿代表人的勞動,身體上半身則代表了智識。傳神的耳朵以及勞動的大手象徵與世界的連結、感知。缺少五官的面貌, Helmke 期望觀眾極可能做出連結。任何情況下,他都不希望描繪出面貌。藝術家有意識的決定中,雕塑本應無頭部,因為觀眾的眼光很自然會集中到那裡,這麼做他是想要與他的人形交流。

近幾年來, Helmke 人形逐漸改變,一開始是沒有手臂的軀幹、極度延長的腿部。後來,身體開始趨向現實樣貌。 Helmke 的成品表達出一種情感,他的雕塑是個人感覺的投射。因此,前幾年的創作中,人形很忠實的表現獨特之人在不同框架下、不同時刻的生活。幾年過去,這人形已失去那消瘦僵直的靜態,而成為更自然、更感性的樣貌。在本質上,他們體現了生命的情感和階段,從這裡看來,某方面也反映了創作者的個性。

以人類為主題的創作中,也不能忘了女人,Helmke 將之視為「對應面」。對他而言,女人的同義字就是母親、朋友、大地、溫暖、安全與感性。 Helmke 身為男人,並不是用他自己的感覺來看待她,而是從第三者的角度來看待。寬大的骨盆、彎曲的線條、圓融的身體都是對女人內在圖像的表現,也是很確切的形容。每一個人—男人或女人—都把自己看作世界的中心,然又必定一次又一次的發現,他只是茫茫人海中許多肢體中的一肢。這樣的多樣性存在著 Helmke 的藝術中創作的素材。

技術層面


Helmke 的技術是用一層層的材料塑形因此不會被侵蝕。所使用的素材主要為蠟、黏土、鐵絲、石膏,但有時會在創作期間改變。這高達兩公尺(6,6英尺)高的雕塑是許多較小模型的實現。新的人形並不是依據前期的草圖。此雕塑是從一個立體的物象直接做成,成形、再修改,直至雕塑家的情感和表達與雕塑人形達成一致。

在創作的過程中,藝術和藝術家的自由,總是最重要的,Helmke 使用容易成形的蠟來做小人形,裡面裹著鐵絲框架先做小數量,大人形是用黏土抹上大型鐵絲結構。人形有了最初的雛形後,便要製造兩個或多個矽樹脂石膏模具。

隨後,模具部件分別在裡面塗上一層薄蠟,然後組裝起來,填充液態蠟與樞軸。冷卻之後,模具打開,裡面蠟像會再做潤飾。大型人形會被裁切成小的部件,現在蠟澆口(鑄造渠道)已被黏合,準備好的模具會被浸入液態黏土質,用火煉燒耐火黏土時,蠟就會流出。

最後的腔體,以攝氏1200度(華氏2192度)的熱液態青銅澆注下來,青銅冷卻下來之後,將耐火粘土外殼被移除,人形進行噴砂,大型人形必須焊接在一起,直澆口被移除,人形經潤飾。最後,它被加熱並經硫處理成翠綠色,用鋼絲棉清洗青銅後,打蠟完成。

藝術史學家
哲學博士 Christiane Schmidt